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郑州一午托班“倒卖”学生,家长竟被蒙在鼓里!

时间:2022-10-23 03:03:20 | 浏览:4001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帅 实习生 李颖 阅读提示:“连个招呼都没打,原来的午托班老师就突然把孩子‘卖给’了另一家午托,孩子要是丢了怎么办?”3月21日上午,郑州市民玲玲(化名)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开学没多久,她孩子所在的郑东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帅 实习生 李颖

阅读提示:

“连个招呼都没打,原来的午托班老师就突然把孩子‘卖给’了另一家午托,孩子要是丢了怎么办?”3月21日上午,郑州市民玲玲(化名)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开学没多久,她孩子所在的郑东新区翰林居午托班突然不干了,午托班负责人在没有告知家长的情况下,将她的孩子和另外十多个孩子一同“倒卖”给了另一家午托班,且这种情况还不是第一次。对此,她觉得午托班太“任性”了,且缺乏相关监管,很多家长甚至连午托班的负责人是谁都不知道,如果孩子发生意外、或走丢,都不知道该去哪里找!

讲述: 孩子上了两年多午托,竟被“倒卖”两次

3月21日上午11时许,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在郑州市未来路某大厦门前,见到了刚刚中午下班休息的玲玲。据玲玲告诉记者,她的孩子今年10岁,现在郑东新区某小学上4年级。因她和爱人工作忙,中午没有时间照顾孩子,所以她在孩子上二年级时,给孩子在学校附近找了午托班,以便孩子中午能好好吃饭和休息。但让她没想到的是,她的孩子上了两年多的午托班竟被“倒卖”了两次。

“孩子二年级时,我们找的午托结名叫翰林居午托,负责人是一位蒲老师,结果到三年级,负责人就换成了一位张老师。”玲玲说,孩子第一次被午托班“倒卖”时,因为午托班的名字和地址都没有变,她就没太过在意,只是听其他家长有些议论,再加上收费标准也没有发生变化,她就接着交钱,让孩子继续上午托班,见到张老师也只是简单询问了一下。“当时,那个张老师说,蒲老师出国了,她是蒲老师的妹妹,所以由她接手翰林居午托照顾孩子。”

“这学期开学后,因为翰林居午托班张老师没有退还上学期放假后应退的多收费用,所以我也拖着没交午托费,直到3月5号,张老师一直催着要,我就给了她两千元,没想到,她当时就已经把我的孩子给二次‘倒卖’了!”玲玲说,3月13日,翰林居午托午托班张老师在家长群里发信息说,身体不舒服,午托暂由一位大张老师负责,并留下大张老师的电话。她本以为张老师只是休息一段时间,结果一问孩子才知道,孩子吃放和睡觉的地址都变了。“我发现不对后,就赶紧跑去找大张老师,大张老师说,张老师的翰林居午托已经不干了,并把十多个孩子转给了她的午托班。而且,在3月4日,我的孩子就已经在大张老师的午托班吃饭。”

同样的情况,也发生在孩子家长乐乐(化名)身上,她的孩子也是被翰林居午托张老师“倒卖”给了大张老师的午托班。更让她觉得十分气愤的是,翰林居午托张老师把孩子“倒卖”给大张老师午托班时,不仅没有通知他们家长,还跟大张老师说她的孩子是特例,中午不需要午休,还不让告诉家长,弄得孩子中午吃过饭后,就跑的找不到人。“我的孩子如果不午休的话,我干嘛要让他午托班!”

进展:家长担心孩子安全问题,午托负责人则挂断电话

据玲玲说,事情发生后,她曾与多位孩子同在翰林居午托班的家长联系,发现有很多家长也是不知道自己孩子已经被午托班给“倒卖”了。而且,这些家长已向翰林居午托班的张老师交付了本学期的午托费,但至今,翰林居的张老师仍没有给家长们一个正式的说法。

“钱还是小事,最关键的是孩子的安全问题,因为翰林居午托张老师没有把家长交的午托费全部交给大张老师,大张老师曾说过,如果张老师再不给她钱,她就不接孩子,这让我们很担心。”玲玲说,她孩子所在的小学道路较为安静,除了上学时间以外,其他时间路上很少有人过往,如果孩子没有被送去学校,或者翰林居午托张老师没有给大张老师交代清楚,孩子很可能会走丢,或者发生意外。对此,他们非常担心孩子的安全问题。

3月21日下午4时许,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联系上翰林居午托的张老师。据这位张老师说,她所经营的翰林居午托,因她身体原因已经不干了。当记者询问其是否明确告知家长时,该张老师则不耐烦的说,她之前在群里发过消息,有家长打电话问她,她也会跟家长说。可当记者质疑,其为何不明确告知家长,又是否考虑过孩子的人身安全时,该张老师直接挂断了电话。

调查:有相关《办法》还未实施,教育、工商均称不归其管

通过网络搜索,记者发现,在2011年,郑州市教育局曾起草过《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其中明确教育行政部门为午托主管部门,同时,教育、工商、公安、消防、食品药品监督等部门负责午托部门的审查、登记等方面的监督管理工作。那么,《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是否实施?上述翰林居午托不再经营后,将孩子“倒卖”给另一家午托班的做法又是否合适?

3月21日下午,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首先就此事致电郑州市教育局。据该局办公室一男工作人员称,《郑州市午托机构管理暂行办法》还没有实施。因午托班属于“托幼”机构,不涉及教育教学,因此不在他们的管辖范围之内。午托班主要是解决孩子的吃饭问题,属于经营场所,应该需申请营业许可证,所以应该是归工商行政部门。

随后,记者又致电郑州市郑东新区工商局监管科。据该科室一女工作人员称,午托班涉及吃饭、住宿、教育方面,不是工商职能,不归他们工商管理,且他们也没有午托方面的审批,可以问一下教育部门。 但如果只是吃饭问题的话,应该是食品药品监督管理部门。

对此,记者又致电郑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当记者将情况说明后,接电话的女工作人员则表示不清楚,询问是否要举报,并给记者一个举报电话。

最后,记者通过上述女工作人员所提供举报电话,将该情况向郑州市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进行了举报。

律师:午托班“倒卖”孩子,如果发生意外由谁承担

因为父母工作忙碌,孩子中午吃饭、休息的午托班,成为了孩子午休的安全港。那么,如果因为上述翰林居午托班将孩子“倒卖”,致使孩子发生走丢、或意外,该由谁承担?

对此,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也咨询了河南春屹律师事务所主任张少春律师。据张律师分析认为,家长将儿童委托午托班照看并支付费用,双方即存在服务合同关系,未经家长同意单方擅自变更看护人员的行为,已经构成违约,如果发生意外事件,家长有权主张全部经济损失。此外,对于家长来说,一定要有法律意识,尽量与合法成立、正规的午托班签署书面协议,并注意保存缴费票据。

此外,张律师还建议,鉴于目前午托班乱象现状,希望有关政府部门应当加大监管力度,确保午托行业有序发展。

来源:大河客户端 编辑:裴申申

相关资讯

郑州一午托班“倒卖”学生家长竟被蒙在鼓里

午托班负责人在没有告知家长的情况下,将十多个孩子“倒卖”给了另一家午托班,教育、工商均称不归其管。家长:如果发生意外由谁承担?“连个招呼都没打,原来的午托班老师就突然把孩子‘卖给’了另一家午托,孩子要是丢了怎么办?”3月21日上午,郑州市民

郑州一午托班“倒卖”学生,家长竟被蒙在鼓里!

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 李帅 实习生 李颖 阅读提示:“连个招呼都没打,原来的午托班老师就突然把孩子‘卖给’了另一家午托,孩子要是丢了怎么办?”3月21日上午,郑州市民玲玲(化名)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称开学没多久,她孩子所在的郑东

午托班转让学生家长蒙在鼓里后续:部分家长已收到退款

几名学生家长正在质问翰林居午托班张老师的爱人王先生□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李帅实习生李颖文图本报讯3月22日,大河报在AⅠ·11版以《午托班转让学生家长蒙在鼓里》为题,报道了郑州市郑东新区翰林居午托班张老师在未经家长同意的情况下,私自将十余

小区“驻扎”13家午托班引关注午托班在郑州已存在22年,为何始终是“黑户”?

河南商报记者宋晓珊5月22日下午1点,裕鸿花园小区静悄悄,楼道也告别了奔跑嬉闹的熊孩子,电梯拥挤依旧,业主田女士趁机带着老父亲下来透气。当天上午,这里一场七部门联合执法刚刚结束。有居民说“希望这样的安静能继续保持,如果必须加个期限希望是永远

海口一家长:“午休时间孩子被留在走廊里”,多部门介入调查,午托班表示歉意

6月29日,是海口市民左女士就读二年级的儿子鹏鹏(化名)期末考试的日子。这一天,鹏鹏回家后告诉她,午托班的负责人让他午休时间坐在没有空调的走廊里。联想到6月10日儿子在午托班被小朋友打伤脑袋,她要求午托班承担医药费一事,左女士非常气愤,认为

注意!家长心心念念的“午托班”6月9日起可申请复工啦

终于深圳家长心心念念的午托班要恢复啦!2020年6月9日起举办面向中小学生开展托管业务的校外托管机构可自愿申请经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学生返校工作专班评估验收合格并报区新冠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办公室批准后,可以开展托管业务

“午托班”不应该成为家长“偷懒”的理由

自疫情爆发以来,虽然全国人民都在努力“抗击疫情”,实际上,这场战“疫”对人们最大的警醒就是有关卫生安全和日常储备上的认知增长。自从自己有了孩子之后,几乎所有的关注点都和孩子有关,就像最近几天和几个亲戚聊天,她们讨论的是孩子未来择校的问题。今

复课在即,一家20多年的午托班关门!家长退费无门,教育局已介入

5月11日,郑州的小学生们即将复课,结束史上超长“寒假”。然而最近几日,让刘女士等人有些烦心的是,去年他们向学校附近一家午托班交纳过的托费,尚有月余时间没有消费,却传出午托班关门消息。这期间,询问相关负责人何时退款,被告知“等等再说”;再催

广西钦州:直冒冷汗!小轿车硬塞18名小学生只因午托班工作人员图省事

齐鲁网·闪电新闻1月21日讯 2022年1月19日11时50分许,广西钦州市公安局交警支队一大队民警在路巡至钦州市富民路时,执勤民警发现一辆可疑的小轿车。执勤人员走近后透过车窗发现,小轿车里密密麻麻的都是小学生,光副驾驶就坐着3个。后排座、

桂林一学生在午托班口吐白沫后死亡,警方:不属于刑事案件

近日,桂林某学校一中学生在午托班被发现口吐白沫身亡后,家属与午托机构两者就赔偿问题引发纠纷。11月18日14时许,七星区某中学学生黄某在七星区辖区内的某午托所内被发现口吐白沫,后报110、120处理。120急救中心医生到达现场后,确认黄某已

中学生抽烟洛阳一午托班老师逼喝“烟茶”致尼古丁中毒

诊断证明□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焦勐文图核心提示丨日前,洛阳市民郭先生向大河报·大河客户端记者反映,他13岁的儿子小宝(化名)在洛阳市西工区芳林路一家“新起点培训学校”上午托班。6月23日下午,儿子和几名学生在午托班有抽烟的行为,被生活老师

学校强制午托收费学生却趴着睡觉,家长反对,校长:你可放弃学位

1月14日据媒体报道,有家长反映,华胜实验学校强制收取学生午餐午托费3300元,午餐大多都是青菜、萝卜、豆腐,午托就是让孩子们趴在课桌上休息,并无专门午睡的场所。一些家长向学校沟通,要求自由选择,校长给的回复是“你可以放弃学位”、“肉少菜多

安徽淮南盗墓+倒卖“一条龙”大案破获,36人被判刑

12月12日,安徽省淮南市谢家集区人民法院对一起盗掘古墓葬、倒卖文物案进行了一审宣判,36名被告人被判刑。从2016年年底开始,淮南警方陆续接到村民们报案,称辖区的村庄和田地里经常出现奇怪的洞穴。淮南市公安局谢家集分局刑警大队民警 黄壮壮:

“盗墓黑帮”20年间盗掘多座古墓倒卖珍贵文物

央视网消息:在严厉打击黑恶势力犯罪的同时,把扫黑除恶与反腐败斗争和基层“拍蝇”结合起来,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大力加强基层组织建设,铲除黑恶势力的滋生土壤,也将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持续向纵深推进。2018年12月,山西省运城市中级人民法院对闻

长线发展变短线投资,格力地产“倒卖”科华生物赚2亿

乐居财经 杨宏彬 发自珠海前脚宣布向大消费和生物医药大健康产业转型,后脚就剥离了科华生物,格力地产说一套做一套。5月12日,格力地产(SH:600185)发布公告称,将其持有科华生物(SZ:002022) 18.63%的股权转让予圣湘生物(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宁德新闻资讯网佳贝艾特羊奶粉马嘉祺歌迷网婴儿车品牌谢苗影迷网三星电脑评测网铁皮石斛资讯网苏泊尔豆浆机评测网海螺沟旅行攻略东南电子股票催乳师培训网宋仲基影迷网意大利旅游网LV包回收网南充新闻头条网
南宁午托网-托管中心加盟品牌、小学托管班加盟排行榜、午托班加盟排行榜、小区内家庭式托管班、晚托辅导班收费标准、晚托老师、午托机构、早教机构、托育加盟品牌、早教托育中心加盟、家庭式托育早教加盟、加盟幼儿园十大品牌、早教加盟全国十大品牌资讯网。
南宁午托网 libaile.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