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容易啊!直击杭城中小学晚托,家长依旧众口难调,最“费”的,还是老师……

时间:2022-10-23 03:00:46 | 浏览:2396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沈蒙和 郭闻 通讯员 朱张津 戴欣怡“双减”政策正式落地后,本周是杭州绝大部分中小学开始实行晚托(晚自修)的第一周,孩子、家长和老师都适应吗?大家的需求都能满足吗?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去现场看了看,得到的反馈是:家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 沈蒙和 郭闻 通讯员 朱张津 戴欣怡

“双减”政策正式落地后,本周是杭州绝大部分中小学开始实行晚托(晚自修)的第一周,孩子、家长和老师都适应吗?大家的需求都能满足吗?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去现场看了看,得到的反馈是:家长轻松了,就是有点费老师……与此同时,虽然杭城不少学校都施行了更为灵活的时间安排方便家长接送,但学后托管的“1+X”背后,接送时间对于家长和学校来说,依旧是一个众口难调的问题。

到底是“1”,还是“X”

分三批放学,家长也犯迷糊

9月6日下午4点半,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在杭城城南一所小学门口遇见了两个坐在书包上的小姑娘,眼看其他同学都陆续被接走了,只剩她俩一直等在校门口的防护栏后头:

一旁的老师很快注意到这两个小可爱,正在问她们情况时,一位妈妈匆匆赶到——原来,她是把晚托放学的时间记错了。没过多久,另一个女孩也被家长接回了家,同样是记错时间。

在市中心一所小学门口蹲点的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则遇上了一位提前半小时来接娃的奶奶——晚托班放学是6点,老人家5点半就等在校门口了。

为啥有那么多迷糊家长,连娃放学时间也搞不清?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仔仔细细问了一圈,发现也不能全怪家长:杭城晚托实行“1+X”。“1”是指学校提供看护性质基础性托管服务,小学生在教师管理下,自主完成作业、预习、复习、阅读等;“X”是指学校安排体育、艺术等方面的社团活动,供参加托管的小学生选择。

于是,有的孩子单纯选“1”,有的孩子选“1+X”,这样一来,算上不参加晚托的孩子,许多学校放学时间分成了三批(也有学校将“1”的时间延长到2小时,和“1+X”一样,则分两批放学)。

放学分批,又是第一天,出错也是在所难免。

先是“1”还是先是“X”

家长提需求,学校来接招

而在杭城周女士所在的家长群中,一些家长也提出了一个问题:“1+X”,对于部分学生能不能只有“X”,而且“X”课程是三点半放学后直接开始的,“因为这些家长想四点半左右接孩子去辅导班或者自己在家里辅导孩子作业。”

周女士说,那位家长提出这个问题后,老师也给了解释:“如今选择学后托管的孩子比较多,并且先请同学们在放学后,在老师的辅导下完成作业,也是绝大部分家长的意愿,所以一般不会改变‘1+X’的安排顺序。”

同时,在周女士看来,如果放学后直接是开“X”课程,孩子玩心起来了,后续做作业容易注意力不集中,那么可能离校前都完成不了作业。

不过,家长既然提了,学校也表示会考虑这部分学生家庭的诉求。假使确实有一定数量的学生只需要在学校进行“X”课程,并且完成后有家长安全接送,那么可以考虑在未来单独开设这样一个班级。

所以在记者看来,面对家长们的各种诉求,学校的挑战也确实是比较大。确实,面对这些问题,老师们也是忙到连夜加班……

孩子找不到教室,班主任找不到娃

不止家长,老师也不太适应

9月6日下午5点,一位有着近10年教龄的班主任,坐在一年级的教室里,累到虚脱。

“一年级没有书面作业,又不能上课,整整两小时的晚托班,也不知道让他们做点什么好。”这位班主任告诉鹿姐姐,怕孩子们等到六点放学会饿,所以开始让他们和春游一样,开开心心吃了会儿零食。然后,引导他们看课外书,“可是你懂的,这么点大的小朋友哪里坐得住!好不容易让几个聊天聊嗨的小家伙控制住了音量,旁边几个小家伙又开始满教室走来走去……”

这位老师说,虽然以前也有晚托班,但参加人数不多,尤其低年级,考虑到孩子比较小,参加得人数更少了。而“双减”政策落地后,学校加大了晚托的宣传力度,家长和小朋友报名很积极,自己班里总共40多个孩子,有30个报名,其中有些家长本来不打算报名,一看报名的人多,也随大流报名了。

30个一年级小朋友,不用写作业,不用上课,就这么坐在教室里两小时,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想想都头大,不要说这位身临其境的老师了。

基础晚托班管理不易,“X”社团的老师们也很辛苦。有老师告诉记者,当天的社团课,自己最重要的任务是满学校找孩子——社团课是走班制,每个社团有固定教室,学生却是来自各个班,结果有的孩子忘了上课教室在哪;有的孩子说自己报了名,但老师在名单上找不到;有的孩子找到了教室,却发现这个社团不是当天开课……

因此,晚上7点,有校长还在组织班子成员开会,商量第二天的应对和改进办法……

孩子有点饿

门口有点堵

除了“老师巨累”,这位校长还用“孩子巨饿”、“校门巨堵”来形容晚托第一天的盛况。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也特意留心了这两方面的情况。

在采访中,大部分爸爸妈妈对晚托班都相当支持,也有几位家长并不赞同,原因就是担心晚托班放学晚,怕孩子饿坏。

家住市中心的蒋奶奶说:“晚托班都是有接送困难的小孩上的,我们又没有,不知道他爸妈为什么还要他来上,六点太晚了,我们担心他饿坏了。”

对于蒋奶奶担心的“饿坏”这一问题,鹿姐姐在市中心这所小学的校门口看到,不少娃一出来就接过了爸妈手里的小点心“啃”了起来。二年级的夏同学说,“现在比平时要晚放学两小时,我在里面早就开始饿了,老师说以后能带小零食,今晚就想和妈妈去超市里买一些。”

三年级的王同学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自己也有点饿,但还是非常喜欢上晚托班,“在家里就是一个人做作业,学校里还有那么多同学陪着我。听说接下来还能上美术课,我想在课上学画画。”

至于校门口的拥堵情况,则因校而异。位于市中心的部分小学,因为地理位置的关系,晚托班放学又刚好赶上晚高峰,校门口确实堵得水泄不通,附近店铺的老板告诉鹿姐姐:“以往六点早就没什么车子了,今天太堵了!”

有些校门口空间比较宽敞的学校,交通情况相对好一些。

在杭州市闻涛小学,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拍下了三个时段校门口人流量的对比:

下午3:35 第一批放学 寥寥几名家长——

下午4:30 第二批放学 校门口的人多了起来——

下午5:30 第三批放学 校门口围满家长——

副校长朱玲敏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介绍,学校灵活的晚托制度把选择权都交给家长。“晚托班除了可以选择上几节,还能选择组合方式,1+X、1+1、X+X都可以。家长也可以根据家里的时间安排,选择每周固定的几天让孩子上晚托。”

学校正常放学是从下午3:35开始错时,但当记者提前10分钟赶到学校时,只看到校门口防护栏外稀稀拉拉站着10几个家长。有两位奶奶提着乐器盒等在门口,一问原来是孩子吹的中号。“小孩子是参加晚托的,我们只是放学后给他们送一下乐器,他们课后要拿来练的。等下晚托结束了再来接一趟,反正住得近。”

两位奶奶说,现在因为晚托,三四点也没什么人,过来很方便。但往常这个时段,周边路上早就开始堵了。

据了解,闻涛小学参加晚托的学生不少于90%。绝大多数学生此刻还留在学校,等待下午3:40开始的第一节晚托,所以也难怪校门口看着空荡荡。

朱玲敏说,学校的“1+X”晚托班共两节课,低年段15:40-16:30是第一节晚托,16:40-17:30是第二节晚托,其余年段依次错峰后移。“家长可以根据时间安排,选择不上晚托、只上一节或者两节晚托都参加,因此就有了三个放学时段,但大多数孩子都报了两节晚托班,所以放学高峰期会集中在5:30左右。”

傍晚5:30第三批放学,赶上下班晚高峰,校门口出现了一定的拥堵,但好在道路相对宽敞,之前两批放学又适当分流,家长们都能带孩子有序离开,拥堵持续时间不长。

小调查:

这些孩子为啥没选择晚托班?

在闻涛小学门口,一名一年级女孩的妈妈在等待接娃时和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聊起来,她说自己之所以没报晚托,是因为每周安排了三天的芭蕾、绘画等兴趣班。“这些兴趣班从幼儿园就在上,到小学也继续。但今天周一,没给她排课,回到家可以好好休息。”这位妈妈说,“还是要给她留一段放空的时间,现在回家没有书面作业,口头作业完成后,我们会让孩子自己安排。”

这位妈妈说,自己是全职带娃,所以有时间接送管孩子。正说着,女儿就跟着队伍走出校门,妈妈忙迎上去给孩子递了瓶酸奶,“不过班里孩子多数都报了托管,她这次是由其他班老师带着,跟别班队伍出来的。”

也有孩子是因为“归家心切”才没报晚托。有位五年级孩子的妈妈说,女儿有时肚子饿得早,不愿意待在学校上晚托,喜欢放学就能回家,她只好四点左右来接娃。

同样作为全职妈妈,因为家有二胎,这位妈妈只好先接姐姐再去接妹妹。“大女儿回到家,我都会先监督她做完运动,然后再开始做作业和吃饭。但我还挺希望她留在学校,有学习氛围,还有老师监督作业。”

一位四年级男生的奶奶告诉记者,因为家里有人管,所以没报晚托。孙子放学后的课表由妈妈一手安排好,比如今天接回去要练两小时钢琴,之后每天安排都不同。“那张表太复杂了,我都记不清,每天早上由他妈妈来提醒,我负责接送就行。”

在拱墅区一所小学门口,来接孙女的陈奶奶说,前几天老师在群里问是否要报名晚托班时,家里专门讨论过,考虑到自家孩子不存在接送难的问题,以及现在的作业不多,所以决定暂时不上晚托班。

于女士也是四点“接娃大军”中的一员,由于孩子还要参加七点的学科类培训班,所以也没给孩子报名晚托班。“现在学科类培训班只能在周中上,我们也给孩子报了几门,所以就不上晚托班了。”

杭城大批学校的晚托班模式基本是“1+x”,即学校除了每天两小时的基础晚托外,还组织了非学科类培训,家长可以选择性报名。现场有位家长告诉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自己被复杂的晚托形式搞晕了,所以暂时还没报。“周一老师还在群里统计报名人数,我们家以为下周才开课。其实晚托班究竟是个怎么形式,我们都不清楚,也不知道孩子到底能学到些什么,对于报不报,我们还在观望中。”

晚托班的惊喜

虽然有着各种各样的不适应,但小学生家长对晚托还是总体满意的。

在闻涛小学门口,有位奶奶跟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说,现在4点15分接孩子,回去刚好能吃饭,“以前三点半放学太早了。”

还有一位妈妈指着自家刚走出校门的孩子说,现在回家作业做完了,他放学都是面带微笑走出来的。

此外,还有不少小惊喜——放学接娃的不少都是家里的老人,因为天气闷热,老人们都在校门口打着伞,扇着扇子。比较有意思的是,往常鹿姐姐蹲点学校,时常接到路上派发的广告扇,大都是教培机构的广告。

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注意到,相比第一、二批接送的家长,傍晚五点半到六点来接娃的人群中,年轻的爸妈多了不少。

一名二年级孩子妈妈说,她给自家女儿报了健美操的晚托课,五点半左右正好能下班来接娃。接到女儿后,这位妈妈开心地跟女儿说:“这次终于是我来接你了,以后我就可以经常接你,幸不幸福啊?”

青蓝小学一年级家长李先生说:“我以前没有接娃放过学,今天还是第一次,主要是我和我爱人工作都比较忙,幼儿园的时候都是长辈负责接送。当听说学校组织晚托班的时候,我们二话不说就报名了,毕竟父母年纪大了,也不希望他们太辛苦。现在我五点半下班,刚好六点左右能到校门口把娃接上,对我们来说非常方便。”

蒋女士对校内晚托班同样非常支持,“我们工作比较忙,以前孩子一直上校外的晚托班,现在学校自己组织了,肯定比外面的要放心。”

看过了小学的晚托班

初中的晚自修情况如何

滨江区本周率先启动了初中晚自修。杭州江南实验学校初中部的晚自修从傍晚6:20开始,同样是两节课,考虑到错峰放学,初一持续到晚上8点,初三到晚上8:30结束。和小学晚托班比起来,初中晚自修,无论是学生、家长还是老师,要淡定得多了。

学校晚自修统一为自愿报名,但85%左右的学生都选择参加。因为学生人数多,每个年级都有四、五百人,所以学校晚餐也是错峰就餐,从5点多一直持续到6点左右。

晚自修开始后,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先在八年级教室走廊外晃了一圈。班主任正坐在讲台上管班,班委点完人数确认后,在黑板上写下“应到36人,实到36人”。底下的学生都在埋头完成当日作业,专注度很高。

八年级晚自修

初中部副校长杨明章向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介绍,学校第一节课是自修,给学生完成作业,初中作业量控制在90分钟内,所以一般用不到两节课,大多数同学可以把作业完成,剩余时间由学生自主安排复习、预习和阅读,语文、英语老师也会给学生推荐书目。

晚自修虽然不安排老师讲课,但第二节课会有学科老师来答疑。由于晚自修刚开展,学校也正在探索改进,目前每个年级各学科会安排两名老师答疑。对于部分学科比较薄弱的学生,老师会多加关注,进行个辅或面批,前提是保证课堂安静。

相比已经适应初中生活的八、九年级学生,刚升入初中的七年级学生一开学就上起晚自修,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个考验。“上完一天的课,晚自修坐不坐得住,能不能保持专注度,这也是七年级同学现在要锻炼的。”杨校长说。

七年级晚自修

不过,因为目前是晚自修第一天,学生需要先养好行为规范,答疑还没有正式开展,两节课都以班主任管班的晚自修形式为主。晚自修上线后,初中班主任得要管两节课,还是挺辛苦的。

同时考虑到安全问题,学生们晚自修结束后,统一要由家长接送回家。“不少学生可能在晚自修已经完成作业,带回家的书包可能会相对轻一些。”

看到这么多现实情况,钱江晚报·小时新闻记者收到一位小学四年级家长的信息,站在家长的角度,对晚托班提了几点建议:

今天是学后托管第一天,傍晚5:20,我去接娃的时候,碰到楼下好几个小孩在玩,打篮球、跳绳。妈妈们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对我说:双减真好,我们有时间玩了。回家作业在学校就做完了。我没理她们就走了,边走边想:并没觉得多好。

我们学校,一直放学比较迟,傍晚5点才放学,因为在校加了文体活动和作业整理课,家长们都觉得挺好的,放学时间合适,而且每天还能锻炼,虽然不能保证作业都能完成,但回家需要收尾的内容也不多。可现在,一刀切,原本的那些文体活动和作业整理课都算在学后托管,晚托班也归为学后托管。至于放学时间,只有两种选择,要么15:40,要么17:40。也就是说,平白地非要上原来的晚托班不可。

更关键的是,这么迟放学,学校又不能违规收取点心费之类的,从中饭到放学足有近6个小时,别说运动量大的孩子,坐办公室一动不动的大人估计也饿了吧?

再进一步思考,这次双减政策力度这么大,作为家长是举双手高赞的!但是,作为老师呢?我们觉得老师的工作量可并没减,反而比以前担子更重了。大家可以算算一个老师的在校时间,从早上7点多到下午17:00多近晚6点下班,11个小时待在学校待在工作岗位上。长此以往,老师每天能有那么旺盛的精力投入教学工作吗?

所以,我认为,学后托管这事,不适宜一刀切,非得要有2小时的时限,而是应该由各校根据实际情况制定。就像托管的内容可以由各校百花齐放一样,形式、时间、内容都应该让学校有更大的自主权、因地制宜。这才能够让最大多数的家长满意。

对此,你怎么看?

本文为钱江晚报原创作品,未经许可,禁止转载、复制、摘编、改写及进行网络传播等一切作品版权使用行为,否则本报将循司法途径追究侵权人的法律责任。

相关资讯

七个重要的育儿理念,十几岁孩子的家长请勿错过

有的孩子青春期表现明显些,给父母带来了很大挑战。不同的孩子青春期略有差异,一般会持续三到五年。有的孩子表现温和些,其父母。孩子的青春期从10岁开始,一直到成年。比如:有与父母冷战、吵架、反抗的,还有休学、离家出走的,严重的还会与父母反目成仇。

什么是少儿编程?有一个家长曾经这样问我

少儿编程,现在不管是从国家政策方面还是从现阶段中小学学生课外兴趣的学习,都是比较火热的一个领域,有着非常巨大的市场。受政策红利,2019年有幸进入少儿编程行业,其实很早就接触到了少儿编程,而且对此有了一定的了解。二线省会城市的少儿编程行业还

幼儿园的孩子要不要上晚托班?

#愿孩子慢慢长大# 幼儿园的孩子到底要不要上晚托班呢?从上半年全民热议学校晚托,双减之初,我就一直在犹豫。到底要不要给我家小仙女上晚托班。她现在还不到四岁半,已经上了两年幼儿园了,今年刚上了中班,两年来入园都是早上8点,下午离园是四点接,虽

双减遇上晚托,我和孩子都轻松了

减负,减负,喊了那么多年,在这个2021年的夏天,动真格了!说实话,我在暑假的时候,就已经帮孩子安排好了秋季校外课程,兴趣班、课外班、网课,都有。安排下来,孩子在周末有一天休息时间,当然,这个时间是给孩子做校内作业的,如果不抓紧点,可能一天

定了!预计今年9月,杭州6大主城区所有小学低段全面推行晚托服务

新学期开学第一天,滨江区和余杭区的家长们就收到了一条好消息:两区开始推行放学后托管免费服务,第一周调查统计名单,最迟在第二周全面实施!去年11月20日起,滨江区就在区内4所小学试点放学后托管免费服务。闻涛小学、丹枫实验小学、滨和小学及东冠小

上海小学放学后可免费晚托服务延时至18点

据央视新闻客户端消息,记者获悉,上海市教委、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人社局联合通知,从3月20日起,在原有提供到17时课后服务的基础上,对家庭按时接送仍有困难的学生,将免费课后服务延时至18时,原则上覆盖所有公办小学(民办学校可参照执行)。学校

为什么公立学校的老师很反对学生去晚托班学习?

随着教育部对教培行业的整改,一些公立学校的老师晚上放学后带孩子到家中做写作业的现象有些收敛,但对于小学生来讲,由于放学时间和家长上班存在时间差,导致一些孩子没办法去接孩子,后来教育部提倡公立学校进行延长放学时间,已解决家长接孩子难的问题。针

晚托服务流于形式“三点半难题”究竟如何破?

来源:法制日报多地探索中小学生课后服务新举措业内人士支招“三点半难题”如何破局新学期伊始,中小学生尤其是小学生的放学接送及看护问题,又让不少上班族家长倍感困扰。近日,上海市教委、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

晚托服务流于形式,“三点半难题”如何破局?

新学期伊始,中小学生尤其是小学生的放学接送及看护问题,又让不少上班族家长倍感困扰。近日,上海市教委、上海市财政局、上海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联合印发《关于进一步做好本市小学生校内课后服务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上海《通知》),决定自今年3月2

成为优秀家长,辅导孩子语文学习成绩优异,一定是做到了这3件事

关注语文教学发展,解决语文学习困惑。每个家长都觉得自己应付小学生的语文学习很容易,但真正面对孩子在学习中的问题:表达能力差、写字写得丑、作文不会写、阅读不爱看的时候,还是会怀疑自我辅导的能力。到底是辅导得不当,还是孩子的学习能力就是这样,遇

友情链接

天天财经元宇宙中国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网站监控U盘装机学习网杭州旅游网今日运城上海新闻资讯网文玩手串交流网网红奶茶排行榜朱氏国学起名网来宾新闻资讯网丰胸食谱大全曼谷旅游网三亚婚纱摄影网安溪铁观音官网澳洲进口奶粉代购吉安新闻头条网世纪数藏NFT金牛座星座网中国式离婚今日渭南丽江旅游网濮阳新闻头条网鹰潭新闻资讯网小鹏汽车股票行情音乐乐器网美食菜谱网实木板材采购网揭阳新闻资讯网遂宁头条新闻网韶关新闻资讯网福州新闻资讯网河源新闻资讯网
南宁午托网-托管中心加盟品牌、小学托管班加盟排行榜、午托班加盟排行榜、小区内家庭式托管班、晚托辅导班收费标准、晚托老师、午托机构、早教机构、托育加盟品牌、早教托育中心加盟、家庭式托育早教加盟、加盟幼儿园十大品牌、早教加盟全国十大品牌资讯网。
南宁午托网 libaile.cn©2022-2028版权所有